视频 | 摄影 | 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原创>>文学>>正文

我亦是我人间的四月天

2014年10月13日 21:44 南子 点击:[]

    这个多雨的夏季,我翻阅了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是一本以很轻柔的方式叙说林徽因一生的书,这和我想要的关于讲述林徽因一生简历的书的初衷不符,但是有些事态就是这样,当初的厌恶并不代表以后的喜欢。

    在雨后清爽的早晨里,我倚坐床房,体会着书中轻盈柔美的文字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这个轻灵而美好的女子用她轻灵而富有哲理的文字俘虏了我浮躁不安的心灵,教会了我轻拿轻放,教会了我看到树的绿、记住花的香,教会了我再次融梦于文学,以及对生活的希望。我终归相信文学的魅力让人无法考量之时,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无穷的力量,回味衷肠。

    我们所期冀的正如一个人的路很漫长,我们在属于自己的那座城里筑梦,不求闻达于世,但终究还是希望留下些什么,仅仅是为了被某个人偶尔提及。有人说,爱上一座城,只是因为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了城里的一道别致的风景,为了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或许,仅仅是为了这座城。就像爱上了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城,人一生都逃不过的缘分,因缘于此,结缘于此,段缘于此,伤缘于此,诀缘于此,忆缘于此,一言断之,缘于此。活在当下,做每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去每一座和自己有缘的城市,看每一道动人心肠的风景,珍惜每一个擦肩的人,体味每一步温柔的落地。纵算经历颠沛,尝尽苦楚,也无怨悔。

    如水的岁月,如箭的光阴,原本该柔软多情,而它却偏生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削去我们的容颜,削去我们的青春,削去我们仅存的一点梦想,只留下残缺零碎的记忆。这散乱无章的记忆,还能拼凑出一份完整的故事吗?但是每一天都会有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想要风轻云淡地度过一生,想必真太难,就如,想在春天的书页里留下一笔墨绿,却被清风无意间翻错了页码,出现的那一页总会让人露出惊愕的表情,或惊喜,或悲伤,或泰然,或断肠。

    都说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承担罪孽的,但是对于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无尽的喜悦。然而,俯瞰繁华世间又何尝不是一杯毒酒,你以为自己早已厌倦,其实总想一醉贪欢人不断。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在阳光下与自己喜欢的人共筑凡梦,守一段冷暖交织的光影慢慢变老。

    我们很多时候总喜欢怀旧,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会认为自己的童年是应该被珍藏的,尽管有些人也曾经历辛酸,痛楚,但是在模糊的记忆里,那些零散的碎片叠合在一起,始终是美好的回忆。难怪近几年青春怀旧的电影这么多,文字上的怀旧情怀已经充盈,转变一种表现方式将这种充盈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似乎暗示道:这不仅是我的曾经,这也是你的过往,或许说你现在正在演绎的故事。

    一个人的世界也可以是繁华间的芬芳,有时候总会情不自禁地爱上烟雨小楼中的茗情,爱上午后阳光下打盹的慵懒,爱上一颜欢笑,爱上一段花语的烂漫,爱上一剪流光的浪漫,不经意间,身边的鸟虫已经成为自己的好伙伴,逗趣、高歌、倾听、慢慢谈。

    多年以前,我爱上了两个字——惜缘。总觉得人与人相识是多么的不易,如若有缘更是要极其珍惜,任何的伤害与错过都无法原谅,纵然如此,一路走来我还是与许多缘分擦肩而别,现在拥有的也渐逐失去,总埋怨自己太不懂得惜缘,总埋怨自己太轻浮,只注重自己的感受而忽略了别人的体会,怪自己即使有了想法也没有付诸行动。时间长了才发现,这些并非因为我的不珍惜,而是有些缘分注定了长短,来时如露,去时如电,挽不住的仍是那间芳华。

    邂逅一个人往往是片刻,但是爱上一个人却是一辈子。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亦不相信日久生情;我相信一见钟情,也相信日久生情。一见钟情里你的光鲜照人,是在无数个日子里积淀出来的情怀与触动,日久生情何尝不是因为那一秒闪烁光芒的萌发呢?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并不是死对头,相反,它们之间相互相容的纠结与缠绵才是让人惊叹。萍水相逢随即转身不是过错,刻骨相爱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在注定的姻缘里,我们真的别无他法。有时候会想,做一个独立自和的男子,做一个出入于山野乡间的男子,做一个淡泊名利的男子,安分守己地活着。不奢求多少爱,因为自己便是爱;不淡忘多少恨,因为自己本来就没有恨。无论荣华或富贵,不论贫穷或贵贱,不论快乐或伤悲,一视同仁。

    没有谁的过去是一纸空白,再乏味的人生都会不断有故事填满,爱过的人,不能当作没爱过,拥有过的岁月,永远属于自己。缘分真的好奇妙,并非是中了缘分这两个字的蛊,所以才这样不厌其烦地谈论与诉说,只是每当提及感情,总是会与缘分纠缠不清。有缘的人,天涯咫尺;无缘的人,咫尺天涯。不是因为谁太薄情,而是因为人本多情,多情之人会种下更多的前因,可所有的结果也只能自己承担。总想保持一颗清醒的心,为的是不想让自己受伤,纵然如此,该来的还是会如期而至。你是我种下的前因,而我又是谁的报果?

    人总是在祈求圆满,却不知道遗憾也是一种美丽,随性更能怡情,太过精致,太过完美,反而更要惊心。每一段姻缘,每一个故事,都意义非凡,耐人寻味,而人生聚散原本寻常,缘来缘去皆已注定,有时候,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在别离中存梦,在相聚时圆梦,每个人都有做梦的资格,只是过了做梦的年纪,在想要肆无忌惮地做梦势必会付出代价。

    不同年龄的人所体味的人生自是不同,有时候,你不厌其烦地去对别人讲述这世态的苍凉,倒不如让其纵身于惊世骇俗之间,尝过人生百味,便深明一切阴情冷暖。

    人只有在寂寞的时候才会思绪泛滥,将那些泛黄的往事读了又读,将那些还未发生,甚至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想了又想。爱上一个人很简单,但是,有些人不是不爱,是真的爱不起。爱不起又如何,爱得起又怎样,我始终相信,我们费尽心思做每一件事情,其实都是为在成全自我。这个过程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从不舍到舍得。只是为了离开人世时少一些牵绊,少一些遗憾,不为圆满,但求心安。情感虚虚实实,光阴明明灭灭,要做到让自己做到清醒,真的不易。你想要的未必是属于自己的,你得到的未必是你所期待的;属于自己的又怎样,是自己做期待的又能怎样?随遇而安,常若易然。

 

 

上一条:与秋相拥,浪漫萦怀 下一条:念,是一份执着

关闭

中国·贵州·贵州民族大学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本站由贵州民族大学"大学生网站"维护  黔ICP备09004742号-1
Copyright © 2010 Guizhou Minzu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